十月裡最新鮮的事,是再度意外地擔任家長會長的工作,明知會打亂規劃中的新年度計畫,看見夥伴們興奮的、想一齊做事的心情,卻沒勇氣拒絕,最後,終究是接下了重擔。

三年前也當過家長會長,回想那一段苦樂參半的日子,成長得最快、也遭遇許多挫折;在煎熬的時光裡我曾暗暗發誓,再也不要自討苦吃當什麼會長;然而事與願違,這次像三年前一樣,意外被推上舞台,背負著夥伴們的託付,我知道又要暫別最喜愛的散步、讀書、思考與寫作的簡單生活,和家長會團隊們一起獻身公共事務了。

認識的好幾位家長會長,都是在半勉強的狀況之下接任會長職務的,為什麼勉強?因為他們本各有專職,或自我成長的生涯規劃,對他們而言,關心教育的志工身分本來就可以各種形式參與,會長的光環則可有可無,驅使他們上到台前的力量,很多的成分在於對團隊的不忍、以及對教育想盡一點力量。

也是這種對家長夥伴的疼惜、珍視家長組織的傳承不易,讓我願意從成長班媽媽、班級代表、圖書館志工家長、逐步參與成為家長會常委、副會長等幹部,最後在夥伴們半強迫下,說服自己站到台前,成為在這個家長會團體裡最常拋頭露面的一號「人物」。

parentsrad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自從成為家長會幹部,就必需面對在秋涼的天氣裡,募集高一各班冷氣基金的艱困任務,所幸開學以來雖然才兩個多月,二十幾班當中,幾乎全數達成目標,只剩極少數班級還差一點點的金額,眼看每班兩台冷氣的目標即將達成,明年夏天就不必擔憂孩子們在濡暑中澳熱難當的學習環境了。 

    有人問,不是經濟不景氣嗎?為什麼校園裡家長的熱情還是一樣的?家長的共識那麼容易建立?其實說容易也並不容易,除了多年在家長會累積的一點經驗外,最重要的是,家長會募款必須掌握幾項精神,倘若能夠貫徹它,募款會容易許多!

    絕大多數的父母親,非常關切子女的教育與他們所處的環境,因此家長會為什麼要募款、提出工作計畫內容如何,只要有把握目標〝是正直而且絕大多數家長能夠認同的〞,基本上,募款工作已成功一半! 

    記得幾年前在國小家長會長任內,發生納莉颱風水淹學校地下室事件,家長會夥伴們提出重建校園計畫,除了用心辦理募款說明會之外,還請專人做災區的導覽,在家長會刊物上也有現場圖片說明;二十週年校慶時,進一步舉行全校各班園遊會,募集重建基金、連麥當勞、Starbucks coffee、世華銀行、富邦公益基金等知名企業都來為孩子的學習環境共襄盛舉;務必以種種管道清楚的傳達給家長,並且能明確掌握大家收到訊息,最後才能得到多數家長回饋,創造了一個規模不錯的家長會基金,當時也換來粉刷重建後令人耳目一新的學校。 

    一直強調〝明確〞、〝清楚〞這樣的字眼,其實就是募集公益基金的一種精神,因為了解傳播過程的人都知道,資訊其實是容易有誤差的、精確的溝通對於各行各業、想法迥異的家長們,絕對有其必要;而募款正是一個與家長不斷溝通的過程,使用的資訊應當愈透明愈充分愈好,否則誰會把錢不清不楚的交出來呢?

parentsrad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長假裡,不少人向醫院報到、換膚、美白、雷射、抽脂、點痣,只為稍稍挽回歲月留下的痕跡。看者他們努力追隨青春的腳步,很想大聲說出來,青春其實是種心態,只要記得年輕時的感覺,我們就永遠不容易老。

年假期間,與少時認識的朋友,幾個家庭相約出遊,心情似乎立刻回到少年時,在花蓮美麗的神秘谷步道漫行、在溪間賞石,面對毫無矯飾的原始山林,發現儘管肉身的我們,已然蒼老衰敗、只要想起年輕的種種傻勁、曾經的種種傻事,那顆心依然震顫不止,就不覺得青春已與我們作別。

漫步溪谷間,大自然的情境導引自己回到年輕心境,曾經在生命中走過的人、經歷過的感動,都自泛黃的記憶中復活,在現實中的人們,千篇一律的忙,忘了回到自己心中那一片柔軟的地方,體驗心靈的原點,而在青山綠水間,很多平日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難雜症,自然豁然開朗。

多少作家曾詠嘆青春,惋惜青春一去不回頭,李商隱的千古絕句:「錦瑟無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華年」和「曉鏡但愁雲鬢改,夜吟應覺月光寒」;杜甫贈衛八處士的「今夕復何夕、共此燈燭光、少壯能幾時、鬢髮各已蒼、明日隔山岳、世事兩茫茫」;詩人王維也有嘆白髮的名句:「我年一何長,鬢髮日已白。俯仰天地間,能為幾時客。惆悵故山雲,俳徊空日夕。何事與時人,東城復南陌」。悲悽的感受,我倒不能贊成。人的體力、視力可能變差,但只要想法不消極、不陷入自憐自艾的老態,對世界還有想望、對理想還有牽掛,不能忍受無所謂地活著,享受著每一個人生階段的智慧,我們又怎麼會老?

parentsrad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大選爭議開始後,朋友相見,言談間呈現了前所未有的詭譎氣氛,不熟的人幾乎都聰明地避談政治,怕顏色不同、引起無謂爭執;而親人、朋友、同事同學間,因為珍惜情誼,擔心不同色彩影響感情,用字遣詞總得格外小心。兩三個星期下來,發現真是人人鬱卒,有苦說不出。

在家悶了好幾天,一夥人外出聚餐,那天總統府前廣場正熱,朋友身上鮮明的綠外套,馬上成為大家消遣的對象;他不慌不忙的指向對面的藍襯衫:「瞧!藍營在那裡!」,藍襯衫低頭的當兒,同一時間,大家紛紛轉看自己今天身上的色彩,因為春天、我出門前匆匆隨手選的兩件式開襟鮮橘色毛衣,立刻成為大家目光的焦點。坐在身邊淡紫洋裝的陳太太,馬上也假戲真做地要替弱勢團體發聲;兩個不約而同穿了黑白二色衣服的朋友,一起學羅大佑唱道:我們不管藍綠、只要黑白…..隔壁朋友圍在脖子上的黃圍巾,頓時變成大和解的符號……本來無情無緒的聚餐,就因為這番有關顏色的論戰,而開始有趣了起來。

顏色真的那麼重要嗎?有個八十歲的長輩,當了一輩子忠貞的國民黨員,四年前投的是阿扁,今年他投了廢票;一個客家姑娘是扁營的長期死忠支持者,我的扁帽還是她送的,今年執意要「阿扁下來反省反省」,一票投了藍營;一對夫妻四年前兩人藍綠不同陣,今年恰恰相反過來藍的投綠、綠的倒向藍,誰也不能做誰的主,連回家看電視都是一人一台、互不干涉。

這樣的變色龍,身邊比比皆是;當然也有永遠不變的一群,一位醫師每回與朋友見面,不管身邊人們的政治見解,永遠挺綠,而且嘗試說服遇見的每一個人;一個國防部退役的高階官員,也同樣完全不能包容綠營的看法,看見綠營的人,他的臉就綠了。

parentsrad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一向起床需要一杯濃濃咖啡喚醒的我,最近不得不向心愛的咖啡說拜拜了。最高興的會是另一半吧,多年來只要我悠閒地啜飲著咖啡,他在旁邊一定皺著眉頭很沒情調的嘟囔:咖啡可不能喝太多,小心骨質疏鬆症。然而言者諄諄、聽者藐藐,二十年來對咖啡的愛好,不曾因為他的叮嚀而稍減。

    愛喝咖啡不是只因喝了它神采奕奕,很多美好的事物也都和咖啡發生些許關連,最喜愛的杯子,一定要用來盛裝好友送的咖啡豆,所研磨出來熱騰騰的友情咖啡;寫作時要有一杯咖啡相伴,腦子似乎才能靈光乍現;下午茶的聚會,有了咖啡香圍繞,氣氛才會豐潤起來。

甚至,有時假日全家吃飽飯、散步散到累了,往咖啡館一坐,老的拿報紙、小的拿起書來閱讀,另一半也會自動為我點杯香醇的卡布奇諾,作為討好老婆的心意。孩子則頻頻吵嚷著,什麼時候才能嚐到他們生平的第一口咖啡?

    咖啡最早的記憶來自母親,現在已經73歲的母親,年輕時每逢下午家事告一段落,就會坐下來泡一杯咖啡,讓家裡充滿咖啡的香味;帶我們上街看電影,母親也要到處尋找當年街頭根本還鮮少有的咖啡館,享用一杯研磨的蜂蜜咖啡,年輕時母親的氣味是與咖啡香連在一起的。

    逐漸,我的生活一天不能沒有咖啡地上了癮而不自知。似乎沒有了每天早上那一大杯的溫熱,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兒。多少個下午,我切切等待一杯咖啡下肚的愉悅,如毒液般流竄全身。

    在上海工作的多年好友,近來打電話央求介紹醫師,渾身痠痛的她被診斷全身骨質流失得厲害,她的咖啡癮齡差不多也有二十五年;摯友Clare來家作客,正待為她沖杯一向最愛的絕美藍山時,她竟婉然說不了,那神情,好像告別一個舊情人,心痛得不願再提,我也悄悄地不敢追問。

parentsrad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最近嘗試在生活裡力行減法,不再累積非必要的東西、或者刻意擠壓自己。

    幾天來寒颼颼的氣候正好泡湯,照以往的慣例,必定邀約一干老友選個新鮮所在泡湯去,但不知怎地,這會兒出奇懶散,便自在家中放一缸熱水、灑包溫泉粉泡將下去。水氣蒸騰出一臉粉紅,也換得一晚好心情。

樂器學了七年的兒子不願參加音樂比賽,媽媽閉上三吋不爛之舌,不再勉強。平常四菜一湯的晚餐,總是有些剩餘,另一半突發奇想建議,有時不妨晚餐吃碗麵就好、吃得完,也不致過度攝取營養。

今年換季整理衣櫃割捨得特別多,兩年以上不穿的衣物通通忍痛打包送人或送舊衣回收箱。

出國買東西,除了急用品(例如唯一隨身的鞋磨破了腳不得不換)、近年來發現為別人添購的禮物,總比為自己買得多。

parentsrad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常常(ㄔㄤˇㄔㄤˊ)的心兒小小的,可是卻不由自主的承載了太多秘密,或許好友們都放心常常嘴巴不大、舌頭又短,所以動輒以秘密相托,這麼多積起來可以壓死一頭大象的秘密,竟然都與〝外遇〞兩個字脫不了關係,可見婚外情真的是現代媽媽們心中的最痛,也帶給女性朋友最深的傷害。

        美人人如其名,大大的眼睛襯托著小小鼻樑,生就一張楚楚動人的明星臉,無奈三高一族的老公外遇不斷,美人天天以淚洗面,終於罹患憂鬱症,定期
向心理醫師報到。

一位個性老實的醫師朋友、夫人美貌而活躍於社交界,但醫師因為工作關係不得不倚賴一點也不起眼的女性員工,兩人日久生情,先是眉來眼去、繼而賃屋同居,醫師與夫人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,仍無法改善婚姻的頹勢,醫師夫人先是以食物平復情緒、發胖後更是自暴自棄,鎮日陷入情緒的低潮。

    靜如掌握公司財政大權,對另一半口袋的錢,更是掌握得滴水不漏,但古靈精怪的老公還是有縫可鑽,甚至趁靜如不在帶女友回家過夜,跟監、偷拍、竊聽…..靜如什麼都做了,就是挽回不了先生的心。

任嬪養育了三個傑出兒女,台商老公還是逃不過大陸女人的誘惑,在上海包養二奶三奶,不時還聽說兩個第三者大打出手,任嬪笑笑說,人老珠黃了,早沒有離婚的力氣,年輕時也是個美人胚子的任嬪,現在早晚誠心侍奉佛法度日。

parentsrad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火紅鳳凰花還開得正熾,畢業季卻已悄然結束。 


    六月,校園裡接連舉辦了一系列熱鬧的畢業活動,從畢業典禮、頒獎典禮、畢業音樂會、感恩聚餐到謝師宴,無不挖空心思、創意取勝,期待爲師生們留下美好回憶…..但歡笑和淚水的相聚告一段落後,孩子們依然得靜下心來衝刺考試,暑假前的校園裡,充斥著考前的緊張凝重氣息。

    不管有無準備、事前知不知情,擔任學校的家長會長的職務,總是在學校的慶典場合,正正式式地被要求上台致詞。畢業季一過,就發現走在社區路上,會有人主動頷首打招呼,想必是參加過活動的家長,認得那個台上的我吧!

    在公共領域工作或服務必須常曝光的人,幾乎每天都要面臨台上、台下兩種不同的生活轉換,不少紅透半邊天的新聞主播就是最好的例子。台上女主播美麗出眾、精選的套裝,細緻的妝容,讓她們犀利談起新聞,更是自信滿滿;下了主播台,難得假日出遊,卻總是一派休閒打扮,滿口媽媽經,心心念念總是自己的寶貝,生怕忙碌的主播生涯,耽誤珍貴的親子共處時光,那種擔心幾與一般媽咪無異。

    男主播們台上台下差異更大,台上西裝畢挺,展現穩健專業、咄咄逼人的態勢;台下的他們,有的搞笑逗趣不遺餘力;有的沉默寡言、害羞矜持,常與螢光幕前的風采判若兩人。

    我認識的一位知名電台主持人,平日打招呼的聲音懶洋洋又低沉沉,忙著唸研究所的她,總是無精打采、面容憔悴,好像從來沒吃飽過;但是節目時間一到,打開麥克風、戴上耳機,哇!不得了,像通了電般,聲音甜中帶蜜、朝氣蓬勃,聽眾幾乎要隨她的甜言蜜語起舞。

parentsrad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農曆年前的這一個月,備覺忙碌,輪番和幾「ㄊㄨㄚ」朋友辭舊歲、迎新年之外,歲末時節,我家也有幾件年度大事,其中值得拿來分享的,是十幾年來由全家人一同完成,以孩子圖畫為主的春節賀卡。

    這件好玩的事通常由十二月初就開始了,因為總有熱心的友人問到,啊!真想知道你家今年賀卡是什麼?作媽的只好急急催促女兒,請問我家最會畫圖的人,今年可有得意畫作拿來印卡片?接著就是一段慢條斯理等待的時刻。
    
    憶起十四年前,丫頭可不是如此拖泥帶水的,那時向她求畫,哪回不是大筆一揮,瀟灑交卷!五歲的第一張賀卡,為雞年畫的「雞與聖誕樹」,就是五分鐘完的稿。六歲的她為狗年畫了「竹林裡玩球的狗」、七歲時,把家中海水魚入了畫、八歲起連續五年,從美術教室或學校美術課的作品,選出合適年節氣氛的作為賀卡,如舞龍舞獅、雪人、太空人與ET(均為蠟筆畫)、福氣滿籃(水墨)、蝴蝶(版畫)…最近這四、五年,她交出作品的速度愈來愈慢,看多了別人的畫,孩子也開始以挑剔的眼光審視自己的作品,而選擇所描繪的內容,也逐漸從西式歡樂的聖誕氣氛,轉為中式的年味悠遠的圖畫——櫻花、年年有餘(魚)、財神來了、鳳凰瑞鳥、春之果…每一回,不論是素材或主題的創意,都帶給家人許多驚喜。

    「自製賀卡」一開始是另一半出的點子,電子郵件還不發達的十幾年前,既然要回覆別人賀卡,何不用自己孩子的畫,ㄔㄤˇㄔㄤˊ媽咪在卡片製作過程,只擔任簡單中文文稿部分,英文嘛,就由經常出國以英文演講的另一半負責,對繪畫從未顯示濃厚興趣的弟弟,則在完稿前最後階段,提供他個人的「讀者」觀點。每年在忙碌的十二月到一月間,總設法把家人片段時間拼湊在一起,完成這張屬於我們全家的小小作品。

記得有一年女兒畫櫻花時,我寫下:
『我們住在陽明山附近,一個叫櫻花崗的地方,每年台灣早春的時候,桃紅色的櫻花總是滿山遍野,令人心情舒爽。
櫻花樹孕育整年的能量,只為那短暫燦爛的花期,平日黑漆漆的樹幹一點兒也不起眼。

parentsrad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接連的兩個週末都有美好的事件發生,想起來就要微笑。

七月中旬應友人之邀,參加漸凍人陳宏先生的新書發表會,我算是配角,不!連配角都算不上,僅僅是一個熱心於閱讀訊息的讀者吧!那天的主角當然是漸凍人陳宏,如果有配角,應當算台北市長馬英九先生,應邀發表一篇即席感言,他說:罹患運動神經元疾病多年的陳宏不是漸凍人、是已凍人,只剩眼眸可以眨動,但是他用眼眸書寫靈魂、用心靈來海闊天空、在冰凍的荒礫上,他用筆來耕種生命的花朵。


    馬市長講完長長的一段話,陳宏的四個小孫子穿著紅衣服,一起上台唸了自己寫的詩給爺爺,唸得有些荒腔走板,但是當小孫子們跑去抱住爺爺巨大不能動彈的身軀時,我的眼淚盈滿了眼框。本來行程完全滿檔的馬市長,也像在座所有人一樣,邁不出離開的腳步,幾乎逗留了整個早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圍著陳宏水洩不通的媒體,當天大概都不會有報導角度的問題吧!我嘆息著,這是純淨的一刻,大家都為生命的奇蹟而感動,心念中沒有了複雜的思慮、每個人臉上洋溢的是一種慈祥煥發的容顏,而這些都拜一個臥病在床、只有眼睛能動的靈魂所感召!
    
    一向行走台北市內,總是急匆匆以車代步的我,當天心血來潮,由公車轉搭捷運到了忠孝醫院的會場,發表會結束,再搭乘捷運轉赴另一場聚餐時,腳步竟然變得輕飄飄的,怎麼?這本「生命之愛」的新書還沒看,就有新的力量進到我的生命裡了?

parentsrad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